国培随笔之一

国培随笔之一


20111024——20111031


                            相识是缘分


     1024中午200在山西省教科院门口简单集合后,我们参加国培的14名教师共乘一辆中巴走在了去平定县参加国培的路上……


     14人来自太原、大同、榆次、寿阳各个地市,涉及小学、初中语文、数学、英语六个学科,年龄最大的已经56岁,最小的才31岁。由于不熟悉,在路上,基本上是各自为政(各学科教师就近而坐,彼此交谈)。即使我们都来自太原,都来自小学语文学科,但毕竟也不常见面,因此聊的话题特别多,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平定县。随行的领队杨主任把我们再次召集在一起,彼此做了简单的介绍,我们勉强记住了各自的模样就又匆匆分手,为第二天的活动做准备。


平定县我们一共呆了三天,由于是分学科活动,除了吃晚饭时间大家能聚在一起,平时也很少能交流,于是晚饭桌就成了我们一天当中最快乐的舞台,大家兴奋地交谈着一天的见闻,彼此分享着最真实的感受,偶尔还有性格开朗的老师说上几句俏皮话,调节一下大家疲惫的身躯,累并快乐着,聊并熟悉着……


27日下午我们将启程赶赴和顺县,因为途径大寨,于是我们请求在大寨作短暂的停留。时间很紧,没有来得及爬上虎头山,只参观了陈永贵故居,由于出生在不同年代——50后,60后,70后,80后……大家对大寨是不同的感情。还没有到大寨,沿途已经能感受到当年的印记:不断有大幅标语,大幅宣传画映入我们的眼帘,50后,60后的老师们开始了她们对那个年代的追忆,对我们这些70后,80后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而好奇,对大寨更产生一种神秘与向往之情,她们的讲述夹杂着强烈的个人情感因素听起来更是亲切,彼此的距离也在共同的话题中一点点拉近。对于大寨的记忆,我只停留在一句口号:“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只记得和大寨有关的一些人——陈永贵、郭凤莲,只记得十年前我曾经跟着二附小的党员们一起到大寨参观过,还幸运地和郭凤莲巧遇,还一起合影留念……再次走进大寨,有一种亲切感,有一种渴望了解大寨的冲动,于是我不停地追问,试图从他们的话语中不断丰富自己对大寨的认识,一路走,一路问,一路合影,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但是心的距离却在一点点拉近……


28日我们在和顺县开始了国培,和在平定县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依然抓住每次吃晚饭的时间拼命交流,这时候的我们仿佛已经是老朋友了,由于和顺是牛郎织女的故乡,于是饭桌上所有的男女教师已经有了各自的统一称谓——牛郎与织女,吃完晚饭后,牛郎织女们还一起相约去步行街散步,和顺县的步行街修得非常平整,晚上所有的店铺几乎都已关门,平平整整的马路上我们一行人边走边聊,聊孩子,聊家庭,话题越聊越宽泛,不时还互相调侃两句,一天的疲倦就在散步中渐渐离我们而去。


最难忘的是我们一起去古崖游玩,那里的景色谈不上多优美,但是一行人伴着鼓声行走在狭长的山路上,还是别有一番趣味。尤其是当我们看到满山的沙棘时竟然经不住诱惑请求司机停车,大家爬上山坡去摘一串串的沙棘果,并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去感受那份大自然的恩赐,那酸溜溜的感觉直到现在还让我忍不住咽口水,那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教师的身份,更多的是看到一个个真实的生命,一个属于大自然的人!站在路边,人人手里都拿着一串沙棘,不时露出酸酸的表情,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甚至还互相去品尝对方的沙棘果,比比哪串果子更甜,那种久违的自然与真实深深印在每个人心中。


31日上午我们踏上了归程。和来时的最大区别在于我们已经不再是各自交谈,小小的车厢是大家的舞台,每一个人都依次走到前面和大家分享着自己的快乐——或者说个笑话,或者唱首歌,或者讲讲孩子的故事,或者分享自己的窘事,每个人都那么坦诚,没有遮掩,没有顾忌,仿佛我们就是一群老朋友,快乐的笑声飞了一路……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好好珍惜我们的缘分吧!”“因为真实,因为真诚,我们有了一份最纯真的快乐!” ……大家在分手时互相倾诉着。感谢国培,让我们有缘相识,给了我们一段难忘的记忆。


相识是缘分!

《国培随笔之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