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花开,静听美好

期待花开,静听美好


程惠萍


又到期末考试了,朋友们在一起时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的复习——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每天写作业写到几点,这两天小测验多少分……都说“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学生的命根。”一到期末复习阶段,老师们都“神经质”,每天都是一张苦涩的脸;孩子们都苦不堪言,每天都将作业写到深夜才能应付完;家长们更是苦不堪言,陪读到永远,因为每一项作业都得家长签字!面对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面对成堆的作业,面对孩子一张张痛苦的脸,面对教师一脸的忧郁与苦涩……每个人都委屈,每个人都无奈,教育究竟怎么了?偶然间,读到一篇文章《一堂自由实验课》,面对那节课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张张可爱的笑脸,我们似乎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了,我们教给学生的究竟应该是什么?我们还有必要为一张张测试卷去摧残孩子,折磨家长吗?


一堂自由实验课


利斯小姐的实验作业很有名,那个周末,她又给学生布置了一个。在她的课上,每个人都必须设计出能够帮助理解的实验,她的学生很喜欢这种教学形式。她的许多实验都与科学有关,而其他实验——那些最出名的实验——则与人及其行为有关。这次实验作业有个很难的主题:自由。你怎样才能做一场关于“自由”的实验呢?通过实验又能展现出“自由”的什么内容呢?


回家的路上,学生们讨论着这些问题和其他类似的问题。不过,他们在以前的实验课上都表现得很出色,这次也不例外。到了周一,大家带着各自的实验构思返校,并逐一进行了阐述。所有构思都趣味盎然,但为了避免故事太过冗长,埃利斯小姐只让我给大家讲讲她最喜欢的三个实验,即阿曼达、查利以及安德烈娅的实验。


阿曼达拿出五个颜色各异的盒子,让埃利斯小姐从中选一个。埃利斯小姐欣然拿起粉色的盒子,笑逐颜开。接着阿曼达又拿出五个黄色的盒子,请查利挑一个。查利有些生气,随便拿了一个。埃利斯小姐被逗乐了,问阿曼达这个实验叫什么名字。


“我称它为‘选择’。你必须有不同选项可做抉择,这样才存在‘自由’。这就是查利为什么会有点生气的原因。当所有的盒子颜色都一样时,其实并没有给你选择的自由。而埃利斯小姐很开心,是因为她能选择自己中意的颜色。”


查利准备的实验又是另一番模样,比之前的实验更生动。他挑了两名同学:聪明伶俐但优柔寡断的卢卡斯和班上学习最差的保罗。查利让他俩走到教室前面,和埃利斯小姐一起站到黑板前。然后,他将全班同学分成了三组。


查利对第一组说:“我要问你们一道难题。你们可以从黑板前的这三个人中选一个来帮你们回答。回答正确者将赢得一大包糖果。”第一组同学集体选了埃利斯小姐。


接着,查利对第二组说:“我要问你们同样的问题。不过在开始之前,你们应该知道,我已经给了保罗一张纸条,我的问题和答案就写在上面。”伴随着第一组同学的抱怨声,第二组同学一致选了保罗。


然后,查利对最后一组说:“现在轮到你们了。其实我跟第二组撒了谎,我把纸条给了卢卡斯。”在一片嘘声和零零散散的哄笑声中,保罗摊开了空空的手心,而卢卡斯则让大家看到他确实拿着一张写着题目和答案的纸条。而且,卢卡斯是唯一能答对这道难题的人。


当获胜组的人给每个同学分发糖果时,查利解释说:“这个实验叫做‘自由建立于真相之上’。它告诉我们,你只有了解整个实情,才能够自由选择。第一组和第二组有权随意挑选他们想选的人,可由于他们不知道内幕,所以选择的时候并非真正地自由。他们要是早知道真相的话,就会有其他选择了。”


安德烈娅的实验与众不同。她来上课时,带来了她的小仓鼠雷洛以及几片奶酪和面包,准备做几个各不相同的实验。在第一个实验中,她用玻璃杯罩住一块奶酪,并在旁边放了一片没被罩住的面包。等她放出雷洛,小仓鼠便直奔奶酪而去,鼻头“砰”的一声撞上了玻璃杯。雷洛折腾了好半天试图吃到奶酪,但都没有成功,只得将就吃面包。


安德烈娅继续做了几个类似的实验,虽然有点残忍,但很有意思。在这些实验里,可怜的雷洛永远够不着奶酪,只得选面包。最后,安德烈娅在桌上放了一大块奶酪和一大片面包,两样都没用玻璃杯罩住。这回,厌烦了的雷洛直接冲过去吃掉了面包。


大家都非常喜欢这个实验。埃利斯小姐拿奶酪慰劳雷洛的时候,安德烈娅在一旁解释说:“这个实验名叫‘限制’。它告诉我们,无论我们是否察觉,我们的自由总是受到限制的。而且这些限制并不总是都来自外界,也可能存在于我们的内心,比如雷洛,它以为自己永远得不到奶酪了。”


那天还进行了许多妙趣横生的实验,可能的话,今后我们再慢慢聊。但显而易见的是,上完这堂课,埃利斯小姐的学生们对自由的理解比许多大人都多了很多。


 


同样是教育,同样是课堂,可是不同的是什么呢?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只需要一种冷静地思考。请你,请我,请他,请所有热爱孩子的人都静静思考……期待花开,静听美好!


 


 

《期待花开,静听美好》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