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语文课堂教学的几个关键词

关于语文课堂教学的几个关键词


余映潮


 


       关键词之一:技术
  我们平时很少从“技术”的角度来审视我们自己,来审视我们自己的教学工作。尽管在教师的工作中不断有业务能力的考查,有广泛的听课评课活动,有自上而下的大量的课题研究,有各种形式的课堂教学竞赛等等,但基本上不把教师的教学技术作为教师业务发展的基本话题来展开。即使是用以表现教师这门职业非常具有技术含量的“资格证书”的考查与发放,也是没有技术指标的。
  其实,从专业的角度看,教师的职业首先强调的是技术即教学技术。所谓教师的教学素养,从教学业务的角度看,不外乎学问与技术。正是因为学问与技术的原因,从事教学的人才被尊称为教师或老师。可以说,目前大面积上存在的课堂教学效率低下的主要原因,不是理念问题,而是教师的教学技术即教学水平问题。
  那么,什么是教学技术呢?
  教师的一切与日常课堂教学有关的操作技能都是教学技术。主要可归纳为:自主研读教材、研读课文的技术,独立设计与实施阅读教学的技术,独立设计与实施作文教学的技术,日常教学中组织课堂活动的技术,试题分析以及试题编拟的技术,指导学生高效备考的技术,积累教学资料并对教学资料进行提炼的技术,立足于自身发展的学习技术,教学论文的写作技术,以及作为语文教师最基本的教学素质而体现出来的基础技术(书法、普通话、朗读、提问、课堂评点、教学语言的表达等等)。就课堂教学而言,此中的核心技术有三项:教材研读的技术,教学设计的技术,课堂实用的技术。教材研读的技术确保着课堂教学内容的深、高、雅、趣,有着课文解读熟练技术的教师在教学内容的挖掘、撷取与组合上都会胜人一筹。教学设计的技术确保着课堂教学中的学生活动充分、知识积累丰富。擅长教学设计的教师能够在简化教学头绪的同时优化教学内容,在有限的教学时间之内扩展知能教学的空间。课堂实用的技术确保着教师个人在课堂上的教学尊严。一手好字与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是教师教学形象的展示,这种形象从某种层面上影响着学生学习语文的心情。
  仅从以上三项内容来看,提高广大教师的教学技术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举例来说,大多数教师缺乏教学内容的提炼与整合的技术;再举例来说,国内举行过无数次的教学大赛,但即使是高层次的竞赛,也看不到有几位教师能够把中国字写得令人赞赏。这就是例证。


  关键词之二:课文
  按语文教学中通俗的话语来说,课文就是文本。
  其实用“文本”来称呼“课文”并不是很准确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里这样解释“文本”:用某一种语言写成的文件;也指某种文件。
  课文不是文件。课文是教材。它们是美丽的语言的海洋,是精选的语言现象,是一切阅读教学设计的开端。课文欣赏,是语文教师最基础最常用最必需的学习技法,它伴随着我们一生的语文教学。所以,我们要精心地、潜心地、耐心地研读教材,欣赏课文,发现其中精美的读写训练材料,以用于有读有写的课堂教学。我们要从“有趣,有用,有效”的角度去对课文进行发现,从而让读写活动的内容更加有趣,有味,有效。
  课文的价值,在于它在教育教学中的积累功能、训练功能。可惜由于很多人为的原因,特别是由于种种误导,近年来华而不实的课堂教学实在是太多了,课文教学起不到它本身应该具有的多种教育教学教化作用。
  对于课文,应该着力研究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如何在课堂教学中引领学生尊重文本,进行原汁原味的课文教学;第二,如何立体地利用课文进行高效的课堂教学;第三,如何突出课文阅读教学的重点内容,对学生进行切实的语言训练。
    教材处理的最为基本的要求是尊重文本,尊重文本的教学价值并采用一定的教学手段将学生深深地引入到课文的字里行间。反过来说,就是在课文阅读教学中不要动辄就“迁移拓展”,好像是很有理由地给课文教学附加上大量的非语文的“教学内容”。那些将教学活动表面化、将思想教育刻意显性化的教学手法其实是冲淡了课文教学的原汁原味。
  立体地高效地利用课文进行教学,关键在于要提高对课文功能的认识。课文在教学中的功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让学生读懂课文内容,知道课文为何而写,呈何结构,有何主旨,这是最基本的教学层面。二是在课文教学的同时渗透知识教学,注重学生的知识“积累”。三是在课文教学中既教课文,又“用课文教”,即利用课文对学生进行能力训练,这是比较理想的教学层面。最好的做法是,以能力训练为抓手,在课文教学中既指导学生读懂课文,又渗透一定的知识教学。
  语言教学是语文阅读教学最基本最重要的内容。它天然地存在于几乎每一节语文课中。对学生进行语言教学,是一种工具的授予,是一种技能的培养,也是一种人文的熏陶。教师可从如下几方面进行切实的语言教学,对学生进行切实的语言训练。
  1.从专项突破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多角度理解词语的表达作用”等。
  2.从系统训练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欣赏形式优美的句段”“欣赏手法特别的句段”“欣赏意境优美的句段”等。
  3.从学法点拨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指导学生学会感受课文语言所表达的思想感情”“引导学生学会从课文中找出感受最深的句子或段落”等。
  4.从集聚精华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忆读式美句积累”等。
  5.从语言实践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朗读吟诵”“句段读写”等。
  6.从课堂活动的角度策划语言教学。如“整理性语言学习活动”“读背性语言学习活动”“练习性语言学习活动”“品析性语言学习活动”等。


  关键词之三:活动
  “活动”二字,指的是课堂教学中学生的实践活动。“活动”二字,既能表现理念,又能表现技术。
  现在,在谈论新课标背景下的课堂教学改革时,如果不谈及学生语文实践活动的设计与创新,那就会失去改革的大部分价值。
  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的课标中有两句话非常值得品味与重视:
  1.应该让学生更多地直接接触语文材料,在大量的语文实践中掌握运用语文的规律。
  2.应该让学生在广泛的语文实践中学语文、用语文,逐步掌握运用语言文字的规律。
  一个是“大量”,一个是“广泛”,足见强调的力度。
  让学生在大量、广泛的语文实践活动中逐步掌握运用语文的规律,这是新课标的核心理念之一。它所点示出来的是语文教学改革中具有本质性的特点,是大方向。据此,在课堂教学方面,从理念到手法,从教案的整体设计到细节的精心安排,从课堂上师生之间的关系到课堂教学结构,都必须而且应该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组织与开展属于学生的大量语文实践活动。
  现在的课堂教学在很多的时候呈现出一种尴尬场面:一方面,手法非常多,花样非常多,好像理念非常先进;另一方面,讲得非常多,灌得非常多,又好像理念非常陈旧。从“主次”的角度分析,教师仍为主,学生仍为次;从“多少”的角度来分析,教师讲得多,学生动得少;从“动静”的角度来分析,教师总在不停地展示,学生不得不耐心地静听。
  说到底,还是我们没有真正地弄懂理念、转变观念,也没有真正地既有技术又有艺术地组织起学生的课堂实践活动。所以我们至今仍旧必须强调、必须关注课堂教学中“学生活动充分”的问题。“学生活动充分”,指的是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在充分占有时间的前提下进行的学习语言、习得技巧、发展能力、训练思维的学习实践活动。“学生活动充分”,是语文课堂教学的高层次境界。这种境界能够表现出教师教学理念的时尚,同时又需要教师适应新的教学形式来形成熟练的教学技艺。
  设计与组织语文课堂学习实践活动,要注意两个方面的关键内容:一是“种类”,一是“层次”。
  学生实践活动的“种类”要多。要让学生在不同的实践活动中学到不同的知识,形成不同的能力。如:活动时间较长的层次清晰的朗读活动、独立进行的积累资料处理信息的阅读分析活动、思考比较充分阅读比较深入的品析活动,都是可以合理地进行设计与组织的。
  学生实践活动的“层次”要高。如,学习资料的收集、整理与分析,课与课之间的多角度对比,长篇课文的信息提取,课文阅读中的话题论证,课文学习中的美点欣赏,从课文中学作文,文体写作规律的发现与提炼等等,都是具有一定能力层次与思维层次的实践活动。

一位中国教育家在美国的独特发现


偶然间读到了李振村主编的一篇文章,感触颇深,转载下来希望也能引起你的思考:


 


一位中国教育家在美国的独特发现

(2007-06-18 01:07:51)     转自李振村的博客


    二十多年前,中国派团赴美考察基础教育。考察团回国后提交了一份报告:美国学生无论能力高低,无不踌躇满志;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大字不识一斗,就整天奢谈发明创造;课堂上学生或挤眉弄眼,或谈天说地,有的甚至如逛街一般在教室里摇来晃去……结论是:美国基础教育已病入膏肓!可以预言,再用20年,中国的科技和文化必将赶上和超过美国。


    同年,美国也派团到北京、上海等地考察,也写了一份报告:中国小学生听课时总是把双手端放在胸前的桌上,幼儿园小朋友都把手背在身后听老师讲话;学生喜欢早起,七点钟之前,大街上见到最多的人是学生……结论是:中国学生是世界上最勤奋的,其学习成绩和任何国家的同年级学生相比都是最好的。可以预言,再用20年,中国在科技和文化方面必将把美国远远甩在后面。


    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对比:不同的考察者考察不同的教育现象,居然得出了完全相同的结论!可惜的是,这共同的结论并不正确——双方的预言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并没有变成现实。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结论的偏颇?     


    当代著名教育家李希贵先生在美国进行了36天的教育之旅,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团。


一位中国教育家在美国的独特发现


北京十一学校校长、著名教育家李希贵先生近影


(此为新加坡《联合早报》刊发李希贵专访时刊用的图片)


    美国学生怎样上厕所


    李希贵先生用36天时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短期访问学者。


    面对世界最发达国家的庞大的教育,选择一个什么样的角度才能把握其精髓,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李希贵敏锐的目光穿越了美国宏大繁富的教育体系,穿越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教育改革和成就,聚焦到一个又一个细微得不能再细微、具体得不能再具体的细枝末节上。尤其让人感到新鲜和惊异的是,李希贵所捕捉到的,都是些被常人所忽略、所遗忘的细节,因而也就格外引人关注、格外发人深思。


    例如,上厕所。有谁会注意到美国的学生如何上厕所呢?李希贵就注意到了:“在美国的中小学,课间基本是5分钟,还有的学校是3分钟、2分钟甚至1分钟,确定课间时间的长短,依据的是教室之间相隔的距离,只要学生能有足够的时间跑到下一个教室即可……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孩子们既要跑教室,又要去厕所,时间够用吗?”


    有意思吧!这就是李希贵。他总是能够见人之所未见、思人之所未思。


    果然,连美国的校长都感到匪夷所思:这还算个问题吗?因为,“在美国的学校里,不管是什么时候,当然包括上课时间,只要需要,随时可以不需任何人的批准就可以到厕所去,他们甚至认为,这是人权的一部分。”


    原来是这样!小小的上厕所问题,居然关系到对少年儿童人权的尊重。


    再如,美国老师怎样记住学生的名字。


    就是在国内,又有谁会关注这样的鸡毛蒜皮呢?但李希贵关注了,他特意访问了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泰德·莱戈教授,“这位教授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专门研究尽快熟悉学生、记住学生名字的方法。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老先生还在学院里成立了一个有关这一课题研究的教师俱乐部,还真就有那么一大批优秀老师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共同分享着记住学生名字的好方法。”记住学生名字看起来是小事一桩,但他却关系到师生关系和情感的建立,关系到教学的效率。


    再如,中小学生的班级组织运作,这也是李希贵关注的一个问题。


    一番考察,他发现:“美国学校的班级里根本没有学生干部。班里所有的班务分给所有的学生,而且定期轮换。在美国中小学的教室里,我们经常会发现墙上挂着班务分工表:作业分发——比尔;图书角管理——约翰;教学助理——汤姆;供应经理——亚历山大;邮政员——以马内利…… 有多少位同学,就有多少件事情、多少份责任。”甚至连一个学习小组长的召集人也是轮流担任——“而且,小组中的每一位成员,全有自己的头衔,什么记录员、提问者、资料管理员等等,即使是这些一般性头衔,也是分阶段戴在不同人的头上。总之,他们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为了确保孩子们的平等,给他们同样的机会,不仅使他们能够在形式上平等,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些形式,锻造他们骨子里的平等意识,为美利坚的共和与民主奠定永固的基石。”


    ……


    李希贵用他思想的解剖刀,把美国教育肌体上的毛细血管解剖开来,鲜明生动地展示在我们面前。于是,我们仿佛融会到美国教育肌体的深处,感受着它的体温,感受着它的呼吸,感受着它轻微的生命的脉动……一叶知秋,滴水映日,真实的美国教育大世界通过这些有趣的细节,生动鲜活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令人产生不可抑制的探究欲望!


    教师就是专家


    作为中国当代颇为知名的教育家、国家督学、教育部高中课程改革委员会的专家成员,李希贵有着强烈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让他在36天的美国教育之旅中,始终以中国意识、中国眼光来观察美国教育,他把所捕捉到的美国教育的每一个细节,都与中国的教育现实进行对比:通过对比,发现差异;通过对比,提升理念。从细节出发的比较研究,令我们耳目一新、眼界大开!


一位中国教育家在美国的独特发现
哥伦比亚大学(摄影者不详,如有侵权立马删除)


    就以上厕所这个细节而言,李希贵就以独特的视角进行了对比:每到课间,我们的孩子总是争先恐后跑向厕所;规模较大的学校,学生甚至要排队入厕——因为我们一般不允许孩子上课时间上厕所。


   “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变一下思路,放开学生上厕所的时间呢?


   “同样的问题还有许多。譬如,迟到了为什么要喊‘报告’,他自己迟到了不说,还要用一声‘报告’去干扰其他同学的学习吗?


   “还有,课堂上发言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站起来?那样不是暗示孩子们尽可能地少发言吗?


   “还有,我们为什么要全校几千人一同上课间操?为什么要让有着不同体育爱好的学生,经年累月地做一样的体操?而且,从效率的角度来说,4分钟的课间操锻炼,我们却常常需要8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集合。


   “这样的‘为什么’在我们的校园里其实还有许多,只是我们已经熟视无睹、已经习以为常、已经见怪不怪了,像是一棵从小就长歪了的树,似乎它就应该是歪的、它必须是歪的,如果有一天,它忽然变直了,我们反倒会感到奇怪,感到不可思议。”


    小小的厕所问题,折射出这么多深层次的东西,这大概是我们一般人所想不到的。


    这种从细节出发的比较研究,让李希贵悟到了很多先前不曾悟到的教育理念——


    譬如,教师就是专家。在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每当涉及到课堂教学的评价时,他们就会邀请普通的中小学教师以专家的身份介入到研究当中来。原来,在美国人的意识里,教师就是专家。甚至连校工、厨师也可以成为专家。李希贵不由慨叹,“当一个社会允许、鼓励每一个阶层、每一个行当的人都成为专家的时候,人们的潜能才会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才能有利于形成一种稳定的社会结构,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社会和教育都不应当让人失去希望和梦想!”


    譬如,要学会从学生和教师之外寻找教育失败的原因。“在我们许多学校里,教师和教育的责任被无限放大,特别是在‘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的旗帜漫天飞舞的时候,教师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了;事实上,教育不是万能的,许多事情也不是一位教师能够左右的。”


    譬如,不要让孩子们带着等第观念进入社会。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总是按照学习成绩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我们深知在班级里培养出了一批“职业班干部”……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带着等第观念进入社会的孩子,心灵里很难长出民主平等的大树。


    譬如,让孩子崇尚平凡。对比美国的教育,“我们的教育总是把目标定在天上,却并不怎么在意脚底下的道路。我们的孩子希望成为伟人的多,希望轰轰烈烈的多,他们却似乎做不了平常的小事。让孩子崇尚平凡,脚踏实地,以感恩的心对待身边发生的平平凡凡,也许,世界会变得更加真实,当然也更加美好。”


    譬如,诚信要靠诚信来铸造;要让教师了解课堂以外的世界;给学生一些犯错误的机会;在选择中学会选择;让孩子从异想天开中升腾梦想;阅读不等于看书……


    这些个性化光芒的教育理念,犹如晶莹剔透的珍珠,闪烁着原生态的生命光芒,让我们如醍醐灌顶,心胸为之豁然。


纠正对美国教育的误读


    说到中美两国教育,我们脑海里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美国学生没有学习负担,而中国的学生负担重得不得了。李希贵深入美国学校内部的细致考察发现:美国的中小学生同样有负担,美国的孩子同样要应付各种各样的考试。


    李希贵通过对一个叫比尔的四年级男孩的作业研究发现,“美国孩子的作业并不像我们有些人认为的那样轻松无比。其实,要完成这些作业,他们常常要付出很多,有时也很辛苦,甚至做作业到深夜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是,他们的作业常常是有趣的,值得付出的,一旦有了结果,也是常常令孩子和家长感到欣慰的。所以,有人说,美国孩子的作业多而不累,作业任务重而没有负担,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李希贵还访问了几所著名高中的中学生,结果他看到,这些名校高中生的学习非常艰苦,熬到晚上一、两点钟是平常的事情。


一位中国教育家在美国的独特发现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杜威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摄影者不详,如有侵权立马删除)


 


   “到康涅狄格州的崇德中学考察时,发现这所肯尼迪曾就读过的中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学生全部住校,可是能够用于睡觉的时间却少之又少,大部分学生每天仅有4到5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孩子们的精力叫我有些怀疑。”


    那么如此繁重的学习压力,为什么没有招来学生的反对,没有招致社会各界的批评?


   “他们的回答是:在斯蒂文森中学,总共有上千个学生社团,还有应有尽有的选修课程。只要你喜欢,你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和团队。在自己选择的课程和团队里,过一种丰富多彩的中学生活,无论多么苦多么累也心甘情愿。”


   “可见,美国的中小学教育不是没有艰苦,不过都是自己选择的艰苦,在选择的旗帜下,抱怨已经没有了理由。”


    自主选择的力量原来如此巨大!


    而与纽约市教育局评价办公室心理测量专家、专门负责纽约市的中小学考试工作的安德鲁博士的交谈,进一步让李希贵了解到了美国的考试情况。原来,“美国也有统考的。虽然各州有所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对4年级和8年级每年进行语言和数学测试,纽约州即是如此。除此之外,纽约市还要对其余的年级,包括3、5、6、7各年级进行统考;从明年开始,纽约州也学习了纽约市的做法,决定对3~8年级全部进行州统考。”


   “美国学生个人的考试成绩是不允许公开的,但对学校的各科成绩,却要求向全社会公布,而且还要公布与往年的对比情况。每一所学校的成绩一目了然,如果一所学校长时间不能改变落后状况,校长就必须下岗。当然,在大部分学校里,成绩也是解聘教师的理由。


   “高中的情况又是怎么样呢?安德鲁说,美国高中(9~12年级)的考试一般由各校组织,但语言、英语、数学、物理、化学等主要科目,学校间往往有一些区域性的协会统一组织考试,以此来衡量各校、各科的教学情况。”


    李希贵指出,“在美国时间长了,你会发现,其实美国才是一个考试多如牛毛的国家,他们的考试机构发达,考试方式多样,考试内容也五花八门。只是,他们并没有被同一个模式所桎梏,每一家组织,每一个行会,每一间公司,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考试。所以,美国又是一个对考试方法的研究特别严谨的地方:如何才能真正检测出真实的水平,成为许多大学、许多教授终生研究的课题。在哥大专门研究考试的教授就有十几位之多。”


    通过对美国考试制度的观察,让李希贵得出这样的结论:“考试仅仅是一种评价的手段和方式而已,它本身并没有什么是与非、对与错、善与恶,关键是我们怎样运用它——犹如核能,既可成为造福人类的核电,也可成为毁灭地球的核弹,全看它掌握在谁的手里。只要存在人类,只要存在选拔和竞争,考试恐怕就无法避免。既然考试无法避免,我们为什么不能像美国同行那样,大大方方地研究考试,认认真真地研究分数,使之更趋科学合理,更趋公平公正?实际上,应试本身也是应对问题,解决问题。真正科学的应试,应该是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全面检验。”


    最后,李希贵一语惊人:“应试教育不是洪水猛兽!”


由细节抵达文化


    李希贵观察的视角并没有拘泥于教育,而是时不时把目光投向教育之外的家庭、社会,并进而升华到文化的层面进行反思。


    走在大街上,李希贵看到,“美国的街头到处都是投币式自动售报机,只要投上一枚硬币,报箱就自动开启,你可以自己任意取报纸。……但是,没见有谁一次拿走两份报纸,也没见有谁不交费而拿走报纸。有人说,投一枚硬币,就可以把整个报箱的报纸全部拿光,花几元钱就可以把全纽约的报箱全掏空。卖报可以,卖废纸也可以,美国人真没心眼。”


    住在美国宾馆,李希贵又发现,“美国大部分宾馆的早餐是免费的自助餐,这与我们中国大陆基本相像。不同的是,餐厅里根本无人对就餐人员进行核对,既不收餐券,也不看钥匙卡,进来都是客,坐下便就餐。”


    从这些没有“心眼”的举动中,李希贵发现了美国文化最可宝贵的一面:“美国人是没有那些小心眼,但他们有的是‘大心眼’。在美国社会,大家是以互信作为处事的基石的,大家相互之间的这种信用,构成了一个健康运转的美国社会,才有了今天的美国信用经济,这对每一个美国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大家都小心呵护。”


    朋友请李希贵看棒球比赛,赛场上气氛特别热烈,“比赛前唱国歌,全体起立,即使拄着双拐的残疾人,也站起来放声高歌;第六局之后,又是全体起立,齐唱‘上帝保佑美国’……”


    对比之下,我们从幼儿园就开始爱国教育,一直到大学,但是在类似的公共场所,却甚少能够看到美国棒球比赛中这样让人感动的场景,这究竟是为什么?原来,美国人有着强烈的“主人意识”——“美国是美国人民的,他们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都自然而然地这样想,他们都是美国的主人,因此他们可以骂总统,骂议员,但却始终改变不了爱美国的意识。”这就是积淀在美国人骨子里的文化意识。


    这种文化意识是如何形成的?带着这个困惑,李希贵到校园里去寻求答案,他终于发现:“美国人在校园里、在课堂上,早就收获了做主人的感觉。”每一个孩子在教室里,好像那就是他的天地、他的世界,他就是这个天地的主人。


   “而在我们的校园里,却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在课外口若悬河、说话很自信的一些学生,在课堂上面对着老师讲话却唯唯喏喏,甚至噤若寒蝉。刚才在课堂上还是思维僵滞、呆呆的样子,一走出教室,却是又说又笑,活跃异常。原来,孩子们大都把教室看作是老师们的教室,他们只是客居其中罢了。教室里有什么规矩,‘主人’有什么习惯,甚至怎么才能赢得‘主人’的欢心,都该认真小心地推测、研究,因为,许多‘不识时务者’经常被老师赶出教室已经为大家树立了可怕的榜样。”


    正是由于在我们的班级里,孩子们找不到自我,没有做主人的感觉;走上社会,他们同样也没有做主人的感觉——一个人总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生存状态,他怎么可能主动去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民族呢?


    朋友带着一岁半的小孩到李希贵的住处做客,把孩子随便往地上一扔,便撒手不管了,任由那个一岁半的小公主在我那两室一厅里搞起了“大搜查”“大破坏”,一直到把所有的房间全都折腾得乱七八糟,他的爸爸却始终不说一个“NO”字。因为在他看来,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每一件事情都要靠自己学习,你不给他这样的机会,最终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本领。如果一味地对孩子说“不”,那么,孩子就只会缩手缩脚,最终形成一种消极人格。


    由这样一件小事,李希贵深刻反思我们的学校文化:“在我们的学校文化建设中,我们最重视的当属制度文化——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多如牛毛,但这些制度大都是以‘不准’开头,我们在单位里对员工说得最多的,也常常是‘不能’如何如何……我们无端地制造了多少枷锁和镣铐?在这样的文化下,开拓进取、锐意改革不过是标签而已。”


    可见,教育不是孤立存在的,最终支撑并决定教育发展方向的力量是文化。


    回到本文的开头,为什么中美两国的教育考察团,在互相考察了对方的教育之后,得出了相同的不正确的结论?从李希贵在美国的的独特发现,我明白了:关注了教育表层的特征,忽略了表层特征背后内隐的教育理念、价值追求,没有注意到文化的作用和力量,这样的考察,必然陷入误区。


    想一想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教育教学实践,又有多少努力陷入了这样的误区不能自拔呢?

好的语文,一定有好的故事

 好的语文,一定有好的故事

                         (此文系在全国“用故事点亮语文”大会上的演讲实录片段,


                  北京超越速录公司整理,谨此致谢!本文将刊发在《语文建设》杂志2011年第八期)


                                             李振村 


我曾经接待过一位美国小伙子,名叫埃德蒙,他妻子是中国留美的博士生,是我的朋友,有一年,夫妻两人一起到上海来旅游,我在一间酒店接待了他们。


在酒店包房刚刚落座,埃德蒙就十分认真地看着我,嘀嘀咕咕讲了一段话,他妻子和我妻子都哈哈大笑,我不懂英语,妻子就翻译给我听,原来是一个笑话。我也被逗笑了。埃德蒙显然很开心,哇哩哇啦又讲了一段话,她们几个又哈哈大笑,然后翻译给我,又是一个笑话,我捧腹大笑。待我笑完,小伙子又在那儿讲了一通,我心想,举一反三啊,这肯定又是一个笑话,于是我说:“你们不用翻译了,我先笑完再说吧,哈哈哈……”


笑完了以后,我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我说:“埃德蒙,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刚刚坐下不到15分钟,酒菜都还没有上来,我们一点也不熟悉,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讲故事?”埃德蒙瞪大了眼睛,非常认真地说:“正是因为我第一次跟你见面,我们一点也不熟悉,我特别希望你能接纳我、喜欢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好朋友,所以我要先用幽默故事打动你,让你开心,你开心了,不就接纳我了吗……”


我忍不住频频点头,真是太有道理了,这个小伙子真的是蛮可爱的。


   我在设想:假如他一见面,端起酒杯,就庄严地说:“尊敬的李老师,让我们为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干杯!”我大概就不会这么喜欢他了。因为这种官腔官调,谁都讨厌。这个小伙子引我遐想:美国是不是特别盛行故事文化?


一年以后,我有机会到美国小住月余,发现果然如此。


在纽约曼哈顿的大街上,我跟爱人漫步,忽然两个小姑娘迎上来,微笑着问我们:“你们幸福吗?”我吓了一跳,不知对方什么意思。但是见她们一脸真诚,好像并无恶意,于是回答:“很幸福啊。”她们的脸上马上绽放出很灿烂的笑容,“你知道你为什么幸福吗?”我摇头,她们说:“因为上帝在帮助你!有了上帝庇佑,所以说你幸福。”接着她们就开始给我们讲上帝的故事。


虽然我不信上帝,但我依然十分感动,为了她们的真诚,也为了她们这种传递宗教思想的独特方式。后来我发现,这种通过讲故事来传播思想的方式,在美国各个领域比比皆是,从宗教人士到政治人物到专家学者,都很擅长。


为什么美国人的文化渗透力这么强,不仅仅因为美国强大,还因为他们特别善于用故事说话。在美国纽约最繁华的曼哈顿的一条街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亭子,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讲一个你喜欢的故事,然后自动传播到互联网去,供全美国人民分享。美国每年有好个故事大会,专门比赛讲故事。你再看美国的大片,美国的动漫,美国的电视,用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把美国人的价值观、把美国精神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可见,人类的文化和历史不是由概念传承的,而是由故事传播的。


由此,我就想到了我们的语文教育。


语文是什么?语文就是故事啊。语文教材通过一个又一个故事向孩子们传递着关于语文的各种知识,老师通过一个又一个富有故事感的课堂,把孩子们引入语文的世界。一本好的语文教科书,一定汇集了很多经典故事;一位好的语文老师,一定非常善于讲故事。所以说,我们今天应该确立这样一种语文教育理念:好的语文,一定要有好的故事!


要把语文转化为“故事”,教师一定要具备 “故事素养”。


故事素养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老师要有故事储备。


一位合格的语文老师,他一定会为自己储备至少几百个故事:文学家的故事,名人大家读书写作的故事,与课文相关的听说读写故事,汉字故事,成语故事,古诗词故事……这些故事,烂熟于心,信手拈来,随时随地融入自己的课堂教学,让课堂情趣盎然,活泼多姿,引人入胜。上海松江中山小学的谈永康老师,每节课都拿出三分钟,给孩子讲各种各样的故事,孩子们喜欢的不得了,他成了最受孩子欢迎的语文老师,教学效率大幅度提升。


故事哪里来?答案很简单,读书。广泛的阅读,是故事储备最直接的来源。


一位合格的语文老师,不仅仅善于从阅读中积累故事,更要善于从自己鲜活的课堂里,从自己的学生中,从名师的课堂教学案例中,观察、搜集、提取各种故事,这些故事较之于前一种故事,与学生当下的生活息息相关,更活泼有趣,更天然生态,更接近儿童的心灵,更容易为学生所理解。所以,一位优秀老师,一定有着敏锐的故事意识,善于随时随地发现教育生活中的故事。


故事素养的第二个要求,就是老师要善于运用故事的方式解决各种课堂问题、提升课堂教学效率。有老师可能会问:那是不是每节课都要不停地给孩子讲故事?


当然不是!


故事的背后是形象,是情感,是细节,是趣味,这是故事的四大元素。掌握了这四个元素,即便不是真的讲一个故事,你的课堂同样可以洋溢着“故事”的味道,为孩子所喜闻乐见。


有一年,我跟上海著名特级教师贾志敏老师到温州一所学校去,贾老师执教《惊弓之鸟》,其中,更羸的“羸”字很难写,他找了几个小朋友上黑板来写,小朋友要么写成一堆,要么摊开了一片,都不好看。


贾老师笑眯眯地说:“同学们,看贾老师怎么写这个字。这个字结构复杂,就像一个大家庭,有很多兄弟姊妹;又像一个班级,有很多同学。一个家庭、一个班级要想和谐,怎么办?那就需要每个成员都谦让、宽容。你看,这个‘亡’字头,很谦让,把自己的身体压扁一些,少占空间,这个‘口’也向‘亡’学习,努力扁一些,‘月’‘羊’‘凡’很受感动,也都赶紧把身体收缩一点,变得瘦长一些。仅仅谦让还不行,大家还要好好团结在一起……”


贾老师一边这样形象地讲述,一边板书,最后一个美丽大方的字诞生在黑板上,孩子们都笑了。贾老师说:“写字是这样,在班级里、在家庭中生活也要这样。”


你看,贾老师并没有讲故事,但是他的这个教学环节,生动有趣,充满了人文精神,富有情感色彩,这就是用故事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本身就变成了一个故事。这样的教学,不但教给了方法,而且传递了人文精神,可谓一举多得。


       故事素养的第三个要求,就是一位语文老师一定善于用故事来弥补课文的缺陷。


一篇课文好不好,就看它是不是一个好故事。课文内容无论多么健康向上,多么思想正确,如果没有一个好故事,孩子不喜欢读,那就算不上一篇好课文。


    有一篇小学语文课文,题目是《在大海中永生》,记录的是小平同志的骨灰撒入大海的事情,编者的意图很清楚,是要借此树立邓爷爷在孩子们心中的伟大形象,培养孩子们对邓爷爷的感情,可是,全篇课文充满了宏大语汇,诸如……机舱内安放着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衷心爱戴的邓小平爷爷的骨灰。用自己一生带领人民,书写中华民族崭新历史的伟人,今天将完成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篇章……这种空洞的概念化的语言,这种“大词”,让七八岁的娃娃怎么理解?


这样的课文我们如何让孩子接纳它,如何让孩子从中受到教育?这就考验一个老师的故事素养了。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武凤霞,在处理这篇教材时,就巧妙地借助于故事的方式,来弥补教材的缺陷。她让孩子们先自己读两遍课文,然后问大家:读后有什么感觉?学生们自然说不出来。好,孩子们,先把课文放一放,我给大家讲几个故事。一听讲故事,每个孩子都眼睛放光——哪个孩子不喜欢听故事呢?


武老师从邓小平的百色起义开始,一直讲到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几起几伏,讲到改革开放,讲到一国两制……当然,她都是用一个个小故事来说话,没有说空话。到最后,武老师说: “老师来自河南,那个时候老师家里很穷,老师小的时候最大的奢望就是穿花裙子,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今天,大家每个女同学都有数不清的花裙子,每个男同学都有各种玩具,我们生活得这么幸福,这都是邓爷爷的功劳……”讲到这里,老师哽咽了,孩子们也眼含热泪,在这个基础上,师生重新再来读这篇课文,效果就大不一样了,孩子们读得投入,读得动情,因为他们有了情感的支撑和铺垫


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类存在没有汽车的伟大时代,但是人类不存在没有故事的伟大时代!


我要说的是:人类存在没有多媒体的伟大教育,但是人类不存在没有故事的伟大教育!


学会用故事说话,学会把语文变成“故事”,这是让自己成为伟大教师的基本前提。


(作者系上海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教师》执行主编,通讯地址:上海市钦州南路81号九楼,邮编200235